快捷搜索:  as

半个月6个虚拟偶像出道,比李佳琦更贵更有人气,还能元宇宙

从DOTA2官方虚拟偶像dodo,

到清华大学虚拟学生华智冰,

再到湖南卫视虚拟主持人小漾……

近期,虚拟偶像行业又添多位新人,再次引发大众对“虚拟偶像”的热议。

与此同时,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近半个月里,便有6个虚拟偶像频频发布新动作,或正式上线,或推出新单曲,将虚拟偶像的热度一次又一次掀起新高度。

而随着多位明星接连“塌房”以及资本市场动作频频,虚拟偶像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并表现出从小众到主流进化的趋势。

据澎湃新闻相关数据,8月的最后一个周日,B站虚拟主播直播间的总人气值超过1500万,同比增长3倍有余。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

同时,随着商业价值被不断发掘,更多产业也相继与虚拟偶像产生密切的联系,使得虚拟偶像带动产业规模在2020年达到645.6亿元,预计2021年将实现1074.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当下火热的直播电商、短视频等也成为虚拟偶像在演出、广告代言、IP衍生之外的又一重要营收来源。

有消息称,虚拟偶像团体A-Soul队长贝拉的一场生日会直播营收接近200万元;虚拟歌姬洛天依的直播坑位费则为90万元,甚至远超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

此外,虚拟偶像也和元宇宙形成了共振。

随着元宇宙爆火出圈,有更多声音认为虚拟偶像的“风口”已至。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周阳洋、《未来商业观察》李若冰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虚拟偶像看上去很美,用起来很难、赚起了很少、虚的都是虚火。

表面上看,虚拟偶像确实不存在人设坍塌的问题,较之现实偶像来说,更加稳定。

加上无年龄问题,完全可能成为类似哆啦a梦、柯南之类永远的偶像,并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技术的迭代,不断“升级”和“穿越”到各行各业之中。

虚拟偶像的红火,满足了不同人群的迫切,对于非二次元人群来说。

这种迫切来自于异化,需要在对常规偶像,尤其是当下小鲜肉成风的审美疲劳细啊,有一个破局。

显然,来自二次元的Ta,给出了一个很惊喜、惊艳和让人惊讶的登场。

同时,和有过往的真实偶像,以及作为故事人物出现的虚拟形象比起来,虚拟偶像更像一个泥娃娃。

除了不用考量现实明星的人设崩塌外,也往往除了歌曲以外,其他的所有设定都需要粉丝们自行脑补。

这种人设的可塑性,让粉丝和厂商都觉得“有利可图”,尤其是在部分流量明星人设翻车的大背景下。

但虚拟偶像存在另一个问题,即衍生链条薄弱。没有真正形成破圈效果。

比如国内虚拟偶像的顶流洛天依,还上过春晚,但她依然还是二次元粉心中的吃货殿下,其他年龄层对其依旧无感。

但目前而言,虚拟偶像在二次元领域也还只是摸索阶段,因此,整个产业也缺乏迫切的破圈欲望。

但从虚拟偶像自身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则在于成功案例较少。太平洋在线官网企业邮局注册开户客户端www.xg111.net

如国内较公认的也只有洛天依,此前也多有所谓虚拟偶像出道,但都只是厂商讨好二次元粉的一个噱头,并没有认真打造。

加上人设上,目前虚拟偶像的个性也较为单薄,大多就是吃货、萌蠢、歌姬等少数标签,缺乏立体性和多元化。

这也是整个虚拟偶像行业本身就比较小众和真正用力投入的厂商较少等原因所导致。

目前而言,虚拟偶像大致分为三类:真人化形象、二次元形象的偶像、套皮动漫形象主播。

事实上,这三种生态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只是表现形式的差异性和适用生态的区别而已。

真人化形象更有接近性,比如新闻主播、外景直播上,更适合大众视觉,但由于真人化水准难免不足,也容易让人形成和真人主播的对比,而缺少冲击力。

二次元形象偶像则人设塑造更加随意和自如,场景上则偏向于二次元话题、综艺、演唱会等,其作为虚拟偶像最初始的状态,较为受二次元粉丝欢迎,但在较正式的场景下不容易被接受。

套皮动漫形象主播,则由于动漫形象自身的人设和IP,容易激发情怀感和传播度,但受限于版权,再进一步衍生上有拓展压力。

至于元宇宙和虚拟偶像结成CP,不过是蹭风口的套路而已。

元宇宙确实可以和虚拟偶像相互匹配,且在VR技术上有共生关系。

但元宇宙目前只是史前阶段,VR技术所能承载的虚拟偶像呈现能力是像素级的,即略比红白机时代的马里奥好上一些。

其整体表现能力无法达成虚拟偶像至少二次元动漫风或3D立体呈现效果。

元宇宙目前的状态,并不能为虚拟偶像产业真正注入生命力,反而将来技术成熟了,每一个人均可以在元宇宙重塑自己的形象与人设,这又较之虚拟偶像的拟人特征和扁平化人设,更为丰满。

因此,所谓发展机会,不过是一种牵强附会。

与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偶像不同的是,现在的虚拟偶像出现了往更加真实的“数字虚拟人”方向发展的趋势。如虚拟时尚主播A LING、虚拟学生华智冰等,让很多人误以为是真人,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也有业界认为,这才是虚拟偶像的下一个方向。

AI技术不断突破,确实带来了很多破壁的可能。但华智冰这样具有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能力的数字虚拟人,和虚拟偶像泛娱乐布局是不一样的。

布局虚拟数字人,事实上是将人工智能人格化。

一来可以更容易让大众理解自己的技术。

二来人格化的虚拟数字人也可以成为一个品牌形象展示,类似品牌代言人以及此前出现的虚拟偶像,只不过虚拟数字人的人设会随着技术迭代而不断丰满,其可能展示的技术实力也比单纯的营销路数更强。

比如此前微软小冰创作诗歌、小说,参与一系列人机互动之类的,就很容易让人感受到深度学习的进步,并可以面对面进行“对话”。

三来从工业化层面的人工智能进阶到虚拟数字人,本质上也是应用上的一个大迭代,属于企业亮肌肉的呈现,没有相当的技术沉淀,虚拟数字人一旦和公众交互,很容易出现“智障”问题而给品牌形象带来负面。

所以从布局到敢于推出,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和实力的。

因此,不能将虚拟偶像和数字虚拟人混为一谈,前者是泛娱乐人偶,后者是技术革命的呈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